《有一种爱叫做残酷》 

有一种爱叫做残酷

  我有一个好友分散机丽丽,她的老公对他很好,呵护有加,只要他在家就不让她做一点家务。买菜、做饭、洗衣等等,他都会做得又快又好,丽丽喜欢什么东西,不用撒娇耍赖,他都会当成礼物买回来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女人混合机是用来哄的,用来疼的。

  丽丽柔媚善良,她的幸福全写在脸上,甜美北京摄影工作室的充满阳光般的灿烂。她一直以为,日子就可以这样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天长地久。他将一直是她一生的依靠。

  正当两人准备搬入新居的时候,厄运来临了。这天丽丽正常上班,和往常一样,在电脑室里乳化机加班,第二天早晨站起来时,突然天旋地转,一瞬间的黑暗将她击倒了。当她醒来时,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,老公在正红着眼圈守在她身边,她的右半身已经不属于她了。

  脑溢血,常年伏案分散机与过度劳累让她付出了代价,一直以为这是老年病,总要七老八十才会得,而她才二十多岁啊!她彻底崩溃了,哭得天昏地暗,她无法忍受,她所有的幸福就这么灰飞烟灭了。

  男人不停地鼓励她,医院也开始给她做康复治疗。四十天过去了,两个月过去了,终于有些好转,她的手和脚有了些知觉,可以做些简单的活动,但是好转灌装机却始终停留在这里。她再次陷入崩溃,医生说自己不可能回到康复的状态了,这,已经是恢复的极限了。

  就在这时,她明显感觉到男人家用纯水机的变化。以前不等她口渴,男人便会拿吸管送到她嘴边。她到洗手间,他会像抱着小女生一样抱过去。而现在,他陪护她的时候,更多时间是看他的专业书,或到走廊和其他病人家属聊天,期间在职研究生只看她一眼而已。尤其是这次更过分,现在已经是晚上7点了,他没像以前那样送晚餐过来。她哭了,很伤心,我进去开玩笑问她,“怎么这几天没见想我想哭了啊!”她哭着说,男人不要在职研究生她了,不会留在她身边了,三十出头的他,谁会把大好的时光浪费在常年躺在病榻的人身上。“哭什么啊,你离开她不能活了吗?”“没有她我活不了啊!”“没有说离开谁活不下去的。”我吼着走了白癜风出去。

  男人来了,带来一大盆刚出锅的塑料破碎机排骨汤,她猛一挥手,鲜嫩的排骨落了一地,汤汁洒了男人一身。男人没有像平时那样安慰她,反而皱眉说了声“你爱吃不吃”。她被噎住,差点喘不过气来。过了一会,她想去洗手间,赌气不叫他,左手撑着稳压电源墙向旁边蹭,然后用自己的左手搬起自己的右腿放在地上,鼓足了劲儿试着要站起来,却终于没有成功,重重地摔在地上,而男人看了看她说:“等我发完信息来扶你。”仍旧忙着用手机发信息,丽丽的锦江之星血这一刻涌向头顶,她,不在是他眼中的珍宝!她狠狠地用手撑住床头柜,摇摇晃晃站起来,男人这时才赶过来扶住她,递上手杖。她甩手推开他把手杖紧紧握在手里,现在,这个没有知觉的木头,才是她的真正的依靠。在洗手间里,她看到自己蓬头垢面,哪里还有当初的美丽?

  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,什么柔情甜蜜电焊机山盟海誓,什么永生永世不离不弃,全是鬼话!男人越来越明显地漠不关心,让女人彻底失去依赖。虽然看起来柔弱,但骨子里却是坚硬的,所有的冷落和白眼,都成了她努力锻炼的动力。不知道流了多少汗,咽了矿泉水设备多少泪,康复竟然又重新开始,她的眼里又跳动起希望的火花。日子如流水般过去,她对男人一次次的迟到与漠视变得无所谓,积聚了所有的潜力与毅力,来康复自己,等待着出院,也等待着男人对她说出那两个字“离婚”。